您所在的位置:石乡新闻网>教育>黑产渗透,“中等收入群体”加入……会让公益众筹变成“狼来了”
  • 黑产渗透,“中等收入群体”加入……会让公益众筹变成“狼来了”

  • 最新《2018年中国慈善法实施情况报告》显示,2018年20个互联网公共筹资信息平台的筹资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超过84亿网民点击、观看和参与。

    然而,为了赢得公众和平台的信任,个别患者的家属毫不犹豫地夸大病情,在公益众筹背后捏造事实,不时曝光“掺假”事件,各种“虚假捐赠”案件屡见不鲜。此外,大量救助资金、许多催泪弹故事、黑色产业业务的虚假案件也有所上升。

    事实上,随着公益众筹的日益发展和企业的日益推广,可以预期未来使用公共资金的“中等收入”群体将会继续扩大,黑色产业也会不时出现和消失。这一举措是否会影响水滴融资和其他公益众筹等平台的公信力?这会伤害“网上爱情”吗?最后,《狼来了》的故事上演了。

    公共筹资的信任危机

    不久前,德运新闻社的相声演员吴和臣突发脑出血。后来,他的家人在水滴平台上发起了一场众筹运动,总资金达到了100万元。

    然而,正如媒体和网民所发现的,吴和晨的家人在北京有两个套房和一辆汽车,还有脑出血等疾病的医疗保险。他们为什么需要一起筹集100万元,质疑他家人的欺诈性捐赠。对此,吴帅的妻子发布了一个微博,称募捐活动已经结束。网民质疑的两套公寓都是公共租赁房,不能出售。家里有瘫痪的病人,所以每天旅行更麻烦,所以汽车不能出售。他没有欺骗和捐赠。

    “水滴筹集”平台表示,即使有房子和汽车,它也可以筹集资金。平台已与医院沟通,但医院表示患者正在接受治疗,无法提供具体的医疗费用。相声演员吴和臣因在脑出血人群中集资100万元而接受质询后一个多月,杭州萧山的一名妇女声称她父亲患有胃癌,并在人群中集资20万元。然而,她后来被网民拉出来在微博上炫耀自己的财富。她的家人购买了50万辆跑车,将“公益人群”卷入另一场“捐赠欺诈”风暴。

    事件发生后,尽管政府及时做出回应,并表示将向捐赠者退还筹集的8547元。然而,这个声称为爱情筹集资金并帮助那些负担不起治疗费用的人的平台,再次伤害了人们敏感的神经。

    为了应对频繁的公共筹款和捐赠欺诈,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和网民。赵女士是一名公民,她说,这种针对严重疾病的公益众筹最初是为了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那些炫耀自己财富、消耗所有人同情的人。赵说,在经历了几次这样的情况后,她已经停止向站台上的陌生人捐款。

    一些网民还建议:“你怎么能在不发大财的情况下退休,享受一个跑车包,同时又哭诉贫穷和欺骗捐赠呢?”这样,人们的善良就会耗尽。对于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没有人愿意再伸出援手,这对整个社会都是有害的。"

    事实上,当许多人在朋友之间刷类似的筹款信息时,由此引起的许多“欺骗”案件给他们蒙上了阴影。

    在《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的随机采访中,发现很多人非常反感在朋友圈里转发众筹和治病的链接。“因为我们知道内容无非是家庭有多穷,疾病有多严重,需要多少钱。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放弃尊严。然而,我们不能从课文中判断上面写的是真是假。也许,对方只是一个伪装的穷人。”公民李先生坦率地说,他现在看到这样一群朋友被直接封锁了。

    “真正的联系”变成了一个痛点。

    为什么公益众筹经常爆发?事实上,除了用户的个人信息无法查看外,平台无法监控和查看众筹中的“故意夸大病情、增加捐赠金额”、“资金去向不明”和众筹后的“资金滥用”。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平台针对个人众筹发布的流程设计仍然基于用户自愿披露。

    此前,德运学会的吴和臣(Wu Hechen)在一份关于筹资案例的声明中,对“点滴筹资(Drip Raising)的回复显示,整个行业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手段来验证汽车生产、房地产和存款等家庭的经济状况。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采访时,水滴金融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上述负责人表示,该平台审查了患者的身份、病情等信息,并要求寻求帮助的人尽可能全面、真实地公布房地产、汽车生产、医疗保险、商业保险等各类信息。寻求帮助的人的社交网络的亲戚朋友应该决定是否给予帮助。

    从水滴募捐的回复中可以看出,一旦通过初步审查,该平台就可以让用户在社交网络上进行募捐,然后进入审查阶段,其中涵盖了一些社交审查手段。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社会审计”作用甚微。在陌生人的捐赠中,如果病人不是知名人士,捐赠者很难分辨真假。

    一位曾在公益众筹平台上工作的志愿者告诉记者,众筹项目发布后,如果有人报道,我们可能会去看看。然而,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报告它,我们也不会核实它。"

    目前,越来越多家庭条件较好的用户也开始为严重疾病筹集公共资金。泪珠募集负责人告诉《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泪珠募集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平台,为重病患者提供个人帮助信息发布服务。

    “贫困也是相对的。绝对困难的人自然需要帮助。然而,一些中等收入的人面对意想不到的情况和熟人的社会状况寻求帮助的逻辑是,人们不希望他们被困难逼入死胡同,因此他们的生活急剧恶化,他们仍然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而不是在他卖掉房子和汽车、陷入贫困之后才帮助他。”负责人坦率地说。

    在法律界看来,尽管从法律角度来看,该平台本身并不负责核实个人筹资信息。上海汉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方莉表示,2017年8月,民政部发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征集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征集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仅规定了慈善组织进行公开征集时涉嫌违法违规的处罚措施,并重申发布募捐信息的个人不属于慈善公开征集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记者看到这句话也是以点滴芯片等平台的形式出现的。

    黑色产品入侵的公益众筹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水滴筹款等众筹平台中,筹款人如果想申请众筹,需要按照正常程序填写相关个人信息。最重要的是介绍患者的详细情况,上传患者的医疗资料,如诊断证明、住院证明、检查报告等相关信息——这些独特的证明材料极其重要,在公众眼中不容置疑。但这正是别有用心的人所用的。

    来自上游新闻《重庆商报》的记者了解到,目前,由于众筹平台的出现,出现了很多活动:包括“撰写筹资说明”和“代表他人立案”,用虚假数据通过平台审查,邀请集团内的用户以低价帮助进行实名验证和分享链接,以及在筹集到的资金最终被收回后不提供捐赠流程的细节。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除了众筹平台教赞助商写文案之外,赞助商还可以在网上付钱给机构,帮助他们写令人同情的催人泪下的文案。在网上搜索“大病众筹拷贝”产生了大量的公益募捐和代写等链接,定价费用从1元到几十元不等。除了文案之外,记者还发现,在众筹平台中所占比例最高、需要重点提交的患者医疗证明材料也可能被篡改。记者通过qq聊天平台找到关键词,发现有人正在为患者提供虚假的医疗证明。

    事实上,在各种平台相继出现虚假捐赠的情况下,很多泪珠芯片等公益平台也出台了整改措施,如加强与医院的直接沟通,通过与医院的直接核查或现场了解来验证相关案例的真实性;加强材料检查。例如,通过增加视频核查环节,并结合警方坚决打击购买假病历,对虚假信息实行“预付款机制”等。

    腾讯公共服务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该平台要求公开发行机构对项目进行监督,每3个月发布一次项目进度,并按自然年发布财务披露。所有这些发展将表明,有些可以直接推给捐助者进行公共监督和报告。任何捐赠人或爱心网民都可以向腾讯公益事业提交报告、投诉和自己的监督。

    在许多网络分析师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问题,如审计机制不完善、文案非法写作等。然而,公益众筹平台应继续完善自身的审计机制和资金监管。网上公益事关公共利益,从项目启动到筹资的全过程监管应加强。

    公益“众筹”的强力“监督”

    针对网上公益众筹的“掺假”和“捐赠欺诈”案例,方莉律师表示,公益众筹平台本身应该定位为独立的第三方,但这并不意味着众筹发行人发布的信息的真实性可以忽略不计,应该制定相应的事前和事后规则,对信息发行人发布的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全面、必要的审查。如果其他人的经济由于未能履行合理的审查义务而受到损害,他们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他建议平台应进一步颁布详细的规则和标准,对项目审查、过程监督和慈善资金的使用进行立法和规范,明确各方的责任,并使众筹和处理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和过程都有可遵循的规则和法律。

    方莉说,必须加强对违背诺言寻求帮助者的惩罚。对于那些打算隐瞒个人财产信息的人,除了停止众筹和收回捐赠外,他们还应该被列入个人信用记录,并因诚实而被列入黑名单。情节严重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事实上,为了进一步规范网上募捐,民政部在2017年公布了两个推荐的行业标准,即《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共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共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列出了平台标准建设的“施工图”和“规范”。最近发布的《慈善组织信息披露办法》细化了对慈善组织信息披露的要求,特别是网上募捐信息,并从9月1日开始实施,以保障公众的知情权,促进慈善事业的发展。

    一些法律专业人士指出,中国迫切需要出台相关法规,明确网上公益众筹平台的准入资格。具体来说,对于初始平台,主要以归档的形式进行标准化,以避免阻碍平台的发展。成熟平台的开发主要以审批的形式进行监管,对平台的开发进行严格监控,适当淘汰发展偏离轨道、信用不足的平台。同时,要广泛引导公众和媒体参与众筹平台监管,充分发挥行业自律组织、独立审计机构、第三方评估机构等的监管作用。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孙蕾